温州鞋城

版块列表
玉环商城论坛商城相关情感酒廊 → [原创]再美的初恋也敌不过七年之痒

奥康品牌鞋卖场 点此购买广告
新鞋卖场 鞋料市场 机器设备 市场行情 制鞋技术 鞋业招聘 温州论坛 鞋批发 品牌鞋 求职招聘 跳骚市场 房屋信息 车辆信息 征婚交友 情感 温州新闻 温州二手 温州商贸城

  查看132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再美的初恋也敌不过七年之痒

玉环商城
  1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2018/6/10 17:36:18

等级:管理员 帖子:31 被删:0 积分:1000296 点券:999999 注册:2018/6/8 14:46:03
[原创]再美的初恋也敌不过七年之痒
文/挽笳
  初中同学林晓贞在微信上告诉我,莫轻雪与陈东健离婚了!
  “离婚?”我不由得一愣,声音也情不自禁跟着拔高了几度,“怎么可能?当年好得恨不能揉成一体的人也会离婚?你逗我玩的吧?”
  林晓贞幽幽说道:“其实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比你还要惊讶,他们结婚才七年啊,居然就这么败了?当时我就在想,若是连他们都离了,还要我们如何去相信爱情?”
  我沉默了。
  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爱情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当我们都经历了生活的磨砺,将浑身的棱角磨得光滑平整,它真的还能存在于我们的生活吗?恐怕更多的是相看两生厌吧!
  莫轻雪与陈东健都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
  那时的我们其实还是比较封建的,男女同桌还会煞有介事划上三八线,防贼似地时刻注意着对方的胳膊肘是不是越了界。
  哪个男生要敢大着胆子给女生悄悄递个纸条,还要冒着被女生举报的危险,然后老师便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着纸条上的内容,毫不留情面地将肇事男生叫到讲台前罚站一节课,让全班同学的目光给你洗脸,看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那种杀伤力绝对不亚于十八级地震……
  当然,如果是郎有情妾有意地谈着一场浪漫的校园恋爱,那就相当危险了。
  写检讨,叫家长,都是轻的,最难消受的还是大众的口水,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涌向你,一浪高过一浪,非把你打到沉尸水底不可。
  然而,即便是在如此严峻的环境里,偏偏就有那么两个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他们便是莫轻雪与陈东健。
  莫轻雪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就算当不上校花,那也肯定是班花级的人物。
  长发齐肩,秀眉杏眼,睫毛长长轻轻一扇便是风情无限。那柳腰那翘臀,怎么看怎么迷人。走路的风姿,就是比青涩的我们显得成熟得多。
  俗话常说“美女都是胸大无脑”,可莫轻雪就完全颠覆了这个说法,她的成绩不是数一也是数二,天生拥有一颗七巧玲珑心,琴棋书画虽不精通,但也足够充充场面。
  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还在我们学校的书法竞赛中夺过冠。
  至于陈东健,那也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只不过是令老师头痛、同学退避三舍的混世魔王。
  班主任用尽了各种手段都无法将他改造成祖国有用的栋梁之材后,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以毒攻毒给他当了班长,想着这下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不好再做出什么有负于天下百姓的事吧。结果,提干的第二天他就把班费全买了酒菜宴请了百姓,还自掏腰包买了很多黄鳝螃蟹之类悄悄塞在那些不支持他的百姓书包内。
  于是,教室炸了锅,各种尖叫此起彼伏……
  班主任捂着胸口晃晃身子,硬是将涌到喉咙的一口老血咽了回去,默默走出教室。
  有什么办法呢?人家老爹的钱财足够买下整个校园,更别说老妈还在教育局任职,赤果果是他的衣食父母。
  “奈不何你,我就惯着你,恶人总有恶人磨的!”
  班主任无可奈何自我安慰。
  只不过他做梦都没能想到,恶魔未必就会碰上恶魔的,他也有可能遇上天使。
  当有一天恶魔与天使相遇,一段可歌可泣的传说也就跟着产生了。
  我们不知道究竟是天使先爱上恶魔,还是恶魔先爱上的天使,只知道当陈东健旁若无人搂着莫轻雪的柳腰走进教室,我们当场便震惊了,愣是半天没回过神。
  跟着一起震惊的还有随后走进教室的班主任。
  我甚至到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班主任当时的目光,有不解,有震惊,有失望,还有痛惜。
  当然,这一切的复杂情绪肯定都是对莫轻雪的,他也许是无法接受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弟子竟然会在这个谈恋色变的校园里,做起了那个敢尝第一口螃蟹的人,而且尝的还是一只最为生猛的霸王蟹。
  很多男生都在午夜梦回时满腹惆怅暗叹,“唉,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很多女生也同样在午夜梦回时幸灾乐祸暗想,“啧啧,她莫轻雪不是挺能吗?再好的白菜还不是拿去给猪拱。”
  ……
  莫轻雪与陈东健的高调相恋不仅惊动了班主任,连校长都惊动了。
  随后双方的家长也纷纷登场。
  然而,一场原本要掀起轩然大波的早恋事件,居然被陈东健他老爹一句话给秒杀了,“哈哈哈哈,这儿媳妇不错,我老陈喜欢!”
  校长当场跌了眼镜。
  班主任则差点摔到椅子下面。
  人家爹都接受了儿媳妇,那恶魔也正把未来岳父岳母哄得笑咧了嘴巴,还有你老师什么事?
  有些人,从来就活的这么任性。
  不过,要说还是人家陈爹有眼光,恶魔自从跟了天使,架也没空打了,坏事也没闲心干了,就连常常垫底的成绩也呼啦啦升上来了。
  因为人家天使说了,“我可是要进一高的哦,听说一高的帅哥最多了。”
  于是,恶魔顶着黑眼圈没日没夜奋斗,终于挤进了重点一中。
  老师笑了。
  高中我们已不同班,不过仍然可以望见他们的身影仿若两只幸福的蝴蝶舞过校园,逐渐流淌成一幅美丽的风景,不知羡煞了多少旁人。
  老师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懒得多管,谁叫人家后台硬呢?谁叫人家双双都是成绩榜上的优等生呢?更重要的是,谁叫人家有任性的资本?
  即便有再多的人羡慕嫉妒恨,那也只能干瞪着眼,哪凉快哪呆着去。
  **结束,他们报了本省的同一所院校,双双被录。
  缘分这个东西似乎特别地青睐他们。
  而我,已经义无反顾背上行囊远赴他乡去了。
  后来听说他们大学毕业就结了婚,不久便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再后来,我也只顾着在自己的那条河里扑腾,再没有多少闲心去关注别人的生活,渐行渐麻木,俗不可耐到收到一把玫瑰都忍不住哎叹为什么不是一把大葱,晚上就可以炒鸡蛋吃了。
  说实话,对于天生迟钝的我来讲,爱情这个东西就好比雾里看花,从来就没有看清过。不过我这人这点好,看不清的东西一向懒得费精神看,爱咋滴咋滴!
  所以我也无法去抨断莫轻雪的爱情与婚姻,毕竟我只见证了公主与王子的浪漫相恋,没有见证到他们掉进婚姻这口大锅里熬煮时的日子。
  婚姻都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而柴米油盐酱醋茶又都离不开世俗的烟火,有多少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恋人能经得起它的熏染?更何况是熏染七年。
  当我们走多了人生的路,看多了世间的种种美丑,对于眼前的美景渐渐麻木,又有多少人还能保持着最初的纯心?
  林晓贞说,“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我笑,“爱情就是爱情,不管你信不信,它都在那里,不喜不悲!”
  林晓贞又冒出一句,“我也想离婚了。”
  这下我不笑了,“难道离婚也跟流感一样会传染的?”
  林晓贞的声音多了一丝疲倦与幽怨,“我厌倦了。”
  忽然想起一句话,“不要抱怨生活的种种烦恼,我们只是缺少选择的勇气与决心。”
  或许她只是想给自己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为什么不支持她?有勇气去做总比消极等死好。
  于是我再次笑了,“那就离吧,单身没什么不好,瞧,我一直单着,还不是一样活得挺滋润,吃嘛嘛香。”
  林晓贞也笑,只是笑声透着一抹微微的沧桑。
  她说,“再美的初恋也敌不过七年之痒!”
  而今年,正是她结婚第七周年。

 回到顶部